您的位置:广东时时彩 > 經典案例 >
30億投資溫泉小鎮?合同背后的“詐騙陷阱”
广东时时彩 】 【 2019-11-27 10:12:40 】 【 來源:多彩貴州網 】

  原標題:揭秘一場30億的合同詐騙案

  

  隨著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的“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歷時三年的貴州省鳳岡縣陳龍、廖東明以投資為名實施合同詐騙一案得以終結,壓在受害人王經濤心中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

  

  精心設計的騙局

  

  2016年5月23日,鳳岡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急匆匆地走進了一位中年人。

  

  “同志,我要報案。我懷疑有人實施詐騙……”

  

  這位報案人正是鳳岡縣城小有名氣的企業家王經濤(化名),鳳岡縣的納稅大戶。

  

  他是如何被騙的?騙子又是誰呢?

  

  原來,2014年,為投資開發當地的六池河景區,打造溫泉小鎮,王經濤的公司買下60畝地,先后投入了四千多萬后,感覺比較吃力,亟需引資才能進一步進行開發。

  

  2014年下半年,經朋友引見,在遵義的一個賓館內,王經濤見到了廖總(廖東明),自稱是香港中信公司投融部經理,其公司是負責烏江流域開發的,目前正在和銅仁市某縣政府開發新區。他表示,可以考慮投資六池河項目。

  

  后經法院查明,廖東明此前以中信置業投資(咸寧)有限公司(未有股東出資,為空殼公司)占股51%在海南省三亞市成立了中信東朋(三亞)實業有限公司(簡稱三亞中信公司,未有股東出資,為空殼公司),其任董事長,陳龍任監事。2014年9月,廖東明又以三亞中信公司占股51%與他人成立了思南(中信)城市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思南中信公司,未有股東出資,為空殼公司),廖東明任董事長,陳龍任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之后,廖東明、陳龍邀約杜朋(現在逃)以香港中信公司執行總裁名義與銅仁市某縣政府簽訂《某縣基礎設施和城市配套項目投資開發建設意向性協議書》,并將意向性協議篡改后作虛假宣傳。

  

  隨后,王經濤帶人考察了廖東明的思南中信公司。廖東明還帶著他們到新區工地看了看,并把銅仁市某縣政府與公司簽訂的投資“合同”也給他們看了。

  

  這之后,廖東明又帶著一些人到鳳岡考察了兩次,表示可以投資30個億共同來打造景區。隨后,廖東明、陳龍與王經濤簽訂了《合作協議》,約定由思南中信公司投資30億元建設鳳岡縣生態養生旅游項目。

  

  11月19日,廖東明、陳龍邀請王經濤在鳳岡縣注冊成立了鳳岡中信公司。廖東明任董事長,王經濤等人任監事,陳龍擔任法定代表人,注冊資本2億元,但均未實際出資。

  

  12月2日,廖東明、陳龍等人以三亞中信公司調撥3億元資金到思南中信公司和鳳岡中信公司需要資金占用費為由,向王經濤借款300萬元。之后,陳龍給王經濤看了鳳岡中信公司銀行賬戶2億元的存單,王經濤更加相信其有雄厚的經濟實力。

  

  后經法院查明,陳龍、廖東明于2014年12月26日向吳某某等人借款2億元存入思南中信公司銀行賬戶。同日,又將該2億元資金轉入鳳岡中信公司銀行賬戶,隨后再轉出還給吳某某等人。思南中信公司由此付費177萬元。

  

  2015年1月31日,廖東明、陳龍又邀約杜朋以香港中信公司的名義與鳳岡縣政府簽訂了合作框架協議,約定由香港中信公司投資15億元在鳳岡縣城建設希爾頓酒店及中港國際城市綜合項目,投資30億元建設鳳岡縣六池河景區項目。

  

  深得王經濤的信任后,廖東明、陳龍又繼續“下套”。

  

  3月5日,廖東明、陳龍邀請王經濤加入思南中信公司,共同開發思南邵家橋新區工程項目,稱待項目完成后再共同開發六池河景區項目。此時,王經濤并不知道,思南中信公司當時賬戶上余額只有77.64元,卻有債務600萬元。

  

  王經濤成為股東后,廖東明、陳龍以資金占用費等為借口多次要求王經濤打款。在3月11日至8月5日期間,王經濤先后11次向思南中信公司匯入資金共845.5萬元。為了取得王經濤的信任,廖東明、陳龍分別出具借款金額為408萬和200萬的兩張借條給王經濤,由思南中信公司加蓋外資企業印章進行擔保。實際上,思南中信公司除王經濤實際出資外,其他股東均未實際繳納出資。

  

  此外,陳龍、廖東明還以借款實施工程項目為由,個人分別向王經濤借款127萬元、35萬元。

  

  在思南中信公司運行期間,陳龍、廖東明又成立思南(中信)置業公司等七家公司。以具體實施邵家橋新區項目的城市道路、管道工程、堤防工程等為由,在外大量收取合同誠意金2000余萬元。

  

  陳龍、廖東明用王經濤等人打入的資金找人高息拆借資金用于亮資償付利息外,還將王經濤等人打入的款項直接占有,用其資金租賃高檔辦公場所、購買汽車、高檔生活消費等,導致被害人巨額資金無法挽回。

  

  2016年1月,思南中信公司停止營業。2月4日,王經濤退出思南中信公司,不再持有股權,約定由思南中信公司償還王經濤資金約1300萬元。但王經濤沒有得到股權退款。

  

  因思南中信公司收取他人誠意金、保證金未退還。李良波、四川康泰塑膠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等向法院起訴,請求退還保證金約為1130萬元。

  

  之后,由于王經濤是思南中信公司股東,被多個債權人提起民事訴訟,其他股東又無力償還,辦理這十多起民事案件的當地法院陸續來鳳岡查封王經濤名下公司的資產,給其企業生產經營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于是,慢慢醒悟的王經濤察覺自己“被騙”,報案至鳳岡縣公安局。

  

  一波三折的訴訟

  

  公安機關立案后,成立專案組,分成三個組,不同方向地追查、收集證據,抓捕犯罪嫌疑人,“我們跑遍北京、浙江、江蘇、廣東、重慶、陜西等12個省(市)收集證據,日夜加班,很辛苦”,偵查人員回憶時說。

  

  陳龍、廖東明涉嫌詐騙案偵查終結后,按照程序由鳳岡縣檢察院報送遵義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遵義市檢察院兩次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經過補充偵查后,案件仍然達不到起訴條件,只能做不起訴處理?!弊褚迨屑觳煸涸邪旒觳旃俁約欽咚?。

  

  鳳岡縣公安局對不起訴決定申請復議復核。貴州省檢察院復核后認為,陳龍、廖東明的行為涉嫌合同詐騙,應追究其刑事責任,決定撤銷不起訴決定?!罷庋桓鼉藪蟮木謎┢訃?,不能簡單的不訴了之,案件證據可能存在各種問題,但要盡量通過補充偵查來完善證據鏈,使犯罪分子得到應有的懲處,依法?;っ裼笠導液戲ㄈㄒ??!筆〖觳煸撼邪旒觳旃偎?。

  

  于是,省、市檢察院組成指導組全程指導,鳳岡縣檢察院組成專案組負責審查起訴、補強證據,三級檢察機關聯動辦案。

  

  談起當時的辦案情景,辦案檢察官回憶道:

  

  “我們不是坐堂辦案,與公安偵查人員一起到四川、江西、湖北等多地補充偵查取證,收集到大量關鍵證據,僅通過補充偵查收集的證據材料就達68冊,最終使案件發生逆轉,二被告人實施合同詐騙的事實逐漸清晰?!?/p>

  

  “本案的資金流向是證明非法占有目的的關鍵,也是經濟類犯罪成案的關鍵,我們不輕信口供和公司賬冊,把清理資金流向重點放在銀行流水和所涉及財務人員的核實上,逐筆核實資金流向,制作資金流向導圖,通過幾個月的努力,終于理清了賬務,使被告人占有、揮霍被害人打入的股金、履約保證金、合作誠意金的事實一清二楚?!?/p>

  

  最終,辦案檢察官圍繞被告人利用空殼公司再成立空殼公司、高利貸款做存款流水亮資、更改意向性協議、虛假工程發包大量收取合同保證金、無任何實力謊稱將巨額投資等一系列欺騙行為梳理證據,在審查起訴期間制作的分類賬務統計表和賬務分類明細表達幾百頁,撰寫的審查報告達200多頁11余萬字。通過努力,該案的犯罪事實逐漸清晰,證據鏈逐漸完善,鳳岡縣檢察院以陳龍涉嫌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印章罪、以廖東明涉嫌合同詐騙罪向鳳岡縣法院依法提起公訴。

  

  2019年6月19日,鳳岡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合同詐騙罪判處陳龍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陳龍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合同詐騙罪判處廖東明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承辦該案的鳳岡縣法院副院長張乾武說,該案由于所有上當受騙的人都不配合司法機關,只愿提起民事訴訟,因此辦案難度非常大;同時,案件存在爭議點,究竟是民事糾紛還是詐騙?關鍵是否存在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承辦法官理清了每一個爭議點,最終作出的判決書達96頁。

  

  陳龍、廖東明均以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為由提起上訴。2019年8月28日,遵義市中級法院二審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檢察官釋理說法

  

  該案的犯罪分子對法律有較強的規避能力,通過精巧布局,其行為手段具有很強的欺騙性、隱蔽性,讓被騙對象一步步落入其設計的圈套,給被害人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該案是民事糾紛還是刑事詐騙?司法實踐中存在很大的爭議。

  

  一、該案被告人陳龍、廖東明存在欺騙行為。被告人陳龍、廖東明精心設局,對王經濤等人實施一系列欺騙行為,使被害人錯誤認為思南中信公司、廖東明、陳龍有經濟實力,與之合作會獲取巨大的經濟利益,從而向思南中信公司投資入股、交納保證金,借款給陳龍、廖東明。

  

  二、此案被告人陳龍、廖東明存在非法占有目的。被告人陳龍、廖東明收到入股資金、項目保證金、借款后,用于支付做虛假亮資的利息1689.83萬元,以繼續實施欺騙行為、騙取他人財物,進行犯罪活動;用于租賃賓館辦公、購買車輛和辦公家具、支付接待費、生活費、燃油費等揮霍對方當事人交付的資金;部分被陳龍、廖東明個人占有使用,致使上述資金無法返還,對陳龍、廖東明的行為應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三、此案被告人陳龍、廖東明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被告人陳龍、廖東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與他人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讓他人產生錯誤認識,讓他人基于錯誤認識而入股繳納股金、交納合同保證金等方式,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觸犯刑律,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編輯:潘柏林

達州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广东时时彩 | 聯系電話:(0818)2127618 |

蜀ICP備18019504號-1 達州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達州市通川區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綜合樓19樓 郵編:635002

{ganrao}